• 2018年03月21日星期一
最美时光山水间------沈田晔
来源:综合办 时间:2018年09月06日 浏览次数:78次


发布时间: 2014/6/17 11:58:47     


 

初夏的清晨微凉。河水从山谷潺潺而来,带来了千年前归隐的诗句和短锄上新鲜的泥土气息,河滩醉墨淋漓,匀红点翠。


吃完早饭,队员们扛着仪器,走过河滩,趟过河水,开始测量。观察地形、取点、下水、测面......这时,古朴的村落里,田间里才慢慢开始有了村民,好奇的村民停驻观看,认生的牛儿警觉观察,队员的辛苦,队员的孤寂都被测在脚下,没有人看得出,也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想他们为谁而做。水边、水下、坎上、坎下、山丘、树林......为了取得精准的数据,不管是陡峭的石壁,还是人烟罕至的山林,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找点取点,从不停下脚步;不管是与汗流浃背为伴,还是与荆棘载途为临,他们都会埋头苦干,从不怨天怨地;不管是与寂寞孤独为伍,还是与蛇虫鼠蚁为伴,他们都会毫不动摇,从不打退堂鼓。


中午时分,懒阳高悬,满河金光闪烁,百树倒映河面,流光如珠。人烟渐渐稀少,队员们衣服早已湿透,回到水文站匆匆吃过饭、喝口茶,便又肩搭毛巾,扛上仪器,夺门而出。夏日的骄阳操着热毒,烧得人灼痛,队员们纵身跃上高坎,把仪器竖在坎边,输入数据……。寻得清流处挪出一只手来,把毛巾往水中一漂,抓起,稍微捻干再度搭在肩上,擦一把汗,另一只手继续扛着仪器朝上游走去。身旁的杂草擦身而过,树林里鸟儿啁啾,它们都是时光的过客,匆匆起身,离去。


不知不觉,微风把两岸的光阴抚远,傍晚临近,渔歌唱晚,樵夫应答。夕阳斜沉,晚霞欲抱琵琶半遮面,羞涩地收起了裙摆。山中的暮色来得早收得晚,灰白色中染着蓝紫,究不知从哪儿来,还要到哪里去。队员们早已疲惫不堪,但仍然坚持,那挺立的身躯在静静的山峦中尽显孤峭之美。测完最后一个点,队员们扛着仪器领着暮色收工回站,每天的路程,他们疏于计数,也只有星光斑斓的夜晚,他们才有机会慢慢享受一碗可口的饭菜,畅谈生活。


夜慢慢深了。窗外的满天繁星,低回过草堰又带来今夜的月光,惊动了喜鹊,蝉与青蛙鸣叫着今天的趣事,空气中散发着泥土的香味。房间里一片寂静,时时传来微微鼾声。一天过去了。


我常想,为什么测量队员愿意在这荒芜的河里耗费他们的人生,为什么他们不系富贵浮云,不结宦海浮沉,独独要守着这与世无争的青山绿水测量?“智者乐水”,或许这水是明性的。真正的答案我不知,或许陪伴他们的仪器,才是最最懂得欣赏他们野外勘测的唯一知己好友,因为他们都是驰骋在蓝天白云下,以风的洒脱笑看过往,回归心灵的质朴,在静中见真意,在淡中识本然的智者。